股東抽逃出資、股東借款傻傻分不清楚?最高法案例來教你

發布日期:2019-11-19 | 點擊數:31次

公司資本是公司得以維系的核心,也是公司對外承擔責任的基礎。公司法確立了資本確定、資本維持、資本不變的三原則。股東出資所形成的公司注冊資本構成公司財產的基礎和公司對外償債的物質保障。
 
   股東抽逃出資是對公司資本的一種嚴重侵權行為,將嚴重違反公司資本的維持和穩定以及公司對外償債的能力。
 
但實踐中,區分股東抽逃出資行為和股東向公司借款行為是司法中的一個難題。
在此,小編將通過最高法案例來教大家區分。
 
01
 
 
抽逃出資的概念
股東抽逃出資,指股東在設立公司或者對公司進行增加注冊資本過程中,在公司完成實繳注冊資本后,股東將其所繳注冊資本金通過各種方式予以轉出抽回其所繳納的注冊資本金,卻保留股東身份和原有出資數額的一種欺詐性行為
 
02
 
抽逃出資與股東借款
是否有真實合理的債權債務關系成為區分二者的關鍵問題。
 
股東向公司借款時,有真實的債權債務關系且符合有關金融管理、財務制度等規定。
 
股東抽逃出資,往往在股東與公司之間無實質的債權債務關系,如無須支付對價和提供擔保,無返還期限的約定等,或者違反了有關金融管理、財務制度的規定等。
 
具體而言,應綜合考慮以下幾大因素
 
1.金額。
股東取得公司財產占其出資財產大部分的,抽逃出資的概率高;
股東取得公司財產不占其出資財產大部分的,借款的概率高。
 
2.利息。
以股東從公司取得財產金額有無對價為準。
股東取得公司財產無利息約定的,抽逃出資的概率高;
股東取得公司財產有利息約定的,借款的概率高。
 
3.償還期限。
以股東從公司取得財產金額有無償還期限為準,
股東取得公司財產無返還期限約定的,抽逃出資的概率高;
股東取得公司財產有返還期限約定的,借款的概率高。
 
4.擔保。
以股東從公司取得財產金額有無擔保手段為準,股
東取得公司財產無擔保手段的,抽逃出資的概率高;
股東取得公司財產有擔保手段的,借款的概率高。
 
5.程序。
以股東從公司取得財產金額有無履行公司內部決策程序為準,
股東取得公司財產未履行公司內部決策程序(如股東會決議、董事會決議)的,抽逃出資的概率高;
股東取得公司財產履行了公司內部的決策程序的,借款的概率高。
 
6.主體。
以從公司取得財產的股東有無控制地位為準,
積極的控制股東、當權派股東取得公司財產的,抽逃出資的概率高;
消極的非控制股東、在野黨股東取得公司財產的,借款的概率高。
 
7.會計處理方式。
以公司對股東取得財產的財務會計處理方式為準,
公司的財務會計報告對股東取得公司財產的行為未作應收款處理的,抽逃出資的概率高;
公司的財務會計報告將股東取得公司財產的行為作為應收款處理、確認公司對該股東債權事實的,借款的概率高;
該標準注意到了公司財務會計報告的重要性,也具有很強的可操作性。遺憾的是,財務會計報告時有虛假陳述行為發生,因此,不能以財務會計報告中的會計處理方式作為唯一判斷標準。
 
8.透明度。以股東取得公司財產行為是否對外公開為準。
股東取得公司財產行為不向其他股東公開的,抽逃出資的概率高;公開者借款概率高。
 
9.行為發生期限。以股東抽逃出資的行為與公司成立之時的時間間隔為準。股東在公司成立很久后轉移出資的,借款的概率高;股東在公司成立不久后轉移出資的,抽逃出資概率高。
 
03
股東抽逃出資的特點
1.股東已經出資。
 
2.違法性。在程序上,股東抽逃出資是違反法定程序,股東擅自而為的行為,具有違法性,此點與公司合法減資恰恰相反。
 
3.隱蔽性、欺詐性。
隱蔽性是指,股東抽逃出資多采取隱蔽、秘密的手段,通過制造虛假的財務報表,虛構債權債務關系或虛增利潤進行分配,從而將出資全部或部分據為己有。因此不經調查、審計,只從財務記錄上,很難發現抽逃出資的行為。
 
欺詐性是指,股東與公司往往無基礎的交易關系,或交易關系虛假,股東所為是對公司的欺詐。
 
4.多為控股股東所為。資本多數決下的股權的實質不平等,為股東的抽逃出資創造了可能性,因此,一般抽逃出資多為控股股東所為,中小股東往往處于被動受害的地位。
 
04
實務:最高法院案例
 
江門市江建建筑有限公司與江門市金華物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江門市金華投資有限公司執行異議之訴案
 
裁判要旨:股東實際出資大于應繳出資形成的資本溢價,性質上屬于公司的資本公積金,不構成股東對公司的借款,股東以此作為借款債權而與公司以物抵債的,構成變相抽逃出資,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民事執行中查封、扣押、凍結財產的規定》第十七條規定的阻卻人民法院執行的條件,不發生標的物所有權變動的法律效力。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一)林某培對金華投資公司的額外出資不是借款,而屬于資本公積金,林某培對金華投資公司所謂的借款債權并不成立
 
(二)資本公積金屬于公司的后備資金,股東可以按出資比例向公司主張所有者權益,但股東出資后不能抽回也不得轉變為公司的債務計算利息,變相抽逃。2003年5月14日,金華投資公司董事會決議用本案的房產抵頂林某培多投入的出資本息,實質是將林某培本屬于資本公積金的出資轉變為公司對林某培的借款,并采用以物抵債的形式予以返還,導致林某培變相抽逃出資,違反了公司資本充實原則,與公司法和國務院上述通知的規定相抵觸,故董事會決議對林某培借款債權的確認及以物抵債決定均應認定為無效。

【返回】